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军事 >
治愈“开学焦虑症”不容易
发布日期:2021-11-10 16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地时间2月2日,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,亚斯法·沃森高中的一名学生走过消毒脚垫。

  当地时间2月6日,印度海得拉巴的学校重新开学,学生戴着防护面罩和口罩上课。

  当美国马萨诸塞州帕特森学校的校长维多利亚·托马斯给学生家长发送邮件,询问他们是否愿意让孩子在2月重返校园时,只有2%的家庭回复了她,大部分人的答案是“不愿意”。

  这样的反应早在托马斯意料之中,但她不打算放弃。据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该校学生有的患有自闭症,有的家里没人会用在线教育软件或处理电脑故障,有的只能由哥哥姐姐照看……校方称,如果再不开学,近90%的学生面临“学业无成”的风险。

  面对即将到来的校园生活,学生们心情复杂。马萨诸塞州弗雷明汉中学的高中生纳泽尔·约翰逊对美国国家公共电台(NPR)表示,过去的一年“孤独而漫长”:“起床、学习、出门锻炼、回家睡觉,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。”他的同学米歇尔·米兹伦贝表示,家里的网络时断时续,她还要替外出工作的父母照顾8岁的弟弟,这让她的成绩直线下滑:“我真的很想去上学,这样就能集中精力学习了。”

  今年2月,学生们收到了校方“即将重新开放校园”的消息。能够“第一批回校上课”让学生们松了一口气,但新的担忧很快涌上心头:自己能不能适应新老师、新教室和新同学?在开学前要不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?如果有人上课不戴口罩怎么办?如果教室里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怎么办?

  许多教师心里也七上八下。接到返校授课的通知时,拉格丽塔·普林格尔的第一反应是:“为什么是我?”几个月以来,她每天都要用酒精擦拭每件食品和日用品,内心“极度恐惧”。她向托马斯打听了学校的安全防护措施,参加了校园徒步游,还报名接种了疫苗。虽然开学时还没有打第二针疫苗,但这让她感到些许安心。

  美国全国精神疾病联盟芝加哥分部首席执行官亚历克莎·詹姆斯告诉美国《芝加哥太阳时报》,面对开学,有点儿害怕或紧张并没有错,事实上,“这可能是对我们的鞭策”,但“如果压力过大,我们会无法学习、专注、进步”。

  托马斯正率领团队展开一场信息战。老师们在社交媒体和教学平台上大力宣传重新开放校园的计划,挨个给学生家长打电话、发短信。他们还召开全校家长会,在线直播校园和课堂实景、介绍学校的安全防范措施,让家长们知道孩子的一天如何度过。

  “我想让家长们知道孩子在学校里经历了什么,让他们放心。”托马斯说,“他们想了解的其实是我们的安全防护已经做到位。”

  据《爱尔兰时报》报道,为迎接新学期,爱尔兰的学校普遍设有课桌隔板,并严格执行保持社交距离、勤洗手等规定。中学生上课必须戴口罩,小学生则不作要求。窗户在上课时半开,课间休息时完全打开。家长接送孩子时不能在校外扎堆儿,每个学生在校车上都有专属座位。小学校车以正常载客量运行,中学校车载客量减少一半。中学生在等车和坐车时都必须戴口罩。

  “艾瑞卡灯塔”是美国一家关注青少年抑郁症的教育服务机构。其执行董事布兰登·康姆斯对《芝加哥太阳时报》表示,学校、家长和学生应该认识到,在重新开放校园这个问题上,人们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,要准备好迎接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。“尤其是学生,他们经历过创伤,需要时间治愈”。

  当美国马萨诸塞州帕特森学校的校长维多利亚·托马斯给学生家长发送邮件,询问他们是否愿意让孩子在2月重返校园时,只有2%的家庭回复了她,大部分人的答案是“不愿意”。

  这样的反应早在托马斯意料之中,但她不打算放弃。据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该校学生有的患有自闭症,有的家里没人会用在线教育软件或处理电脑故障,有的只能由哥哥姐姐照看……校方称,如果再不开学,近90%的学生面临“学业无成”的风险。

  面对即将到来的校园生活,学生们心情复杂。马萨诸塞州弗雷明汉中学的高中生纳泽尔·约翰逊对美国国家公共电台(NPR)表示,过去的一年“孤独而漫长”:“起床、学习、出门锻炼、回家睡觉,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。”他的同学米歇尔·米兹伦贝表示,家里的网络时断时续,她还要替外出工作的父母照顾8岁的弟弟,这让她的成绩直线下滑:“我真的很想去上学,这样就能集中精力学习了。”

  今年2月,学生们收到了校方“即将重新开放校园”的消息。能够“第一批回校上课”让学生们松了一口气,但新的担忧很快涌上心头:自己能不能适应新老师、新教室和新同学?在开学前要不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?如果有人上课不戴口罩怎么办?如果教室里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怎么办?

  许多教师心里也七上八下。接到返校授课的通知时,拉格丽塔·普林格尔的第一反应是:“为什么是我?”几个月以来,她每天都要用酒精擦拭每件食品和日用品,内心“极度恐惧”。她向托马斯打听了学校的安全防护措施,参加了校园徒步游,还报名接种了疫苗。虽然开学时还没有打第二针疫苗,但这让她感到些许安心。

  美国全国精神疾病联盟芝加哥分部首席执行官亚历克莎·詹姆斯告诉美国《芝加哥太阳时报》,面对开学,有点儿害怕或紧张并没有错,事实上,“这可能是对我们的鞭策”,但“如果压力过大,我们会无法学习、专注、进步”。

  托马斯正率领团队展开一场信息战。老师们在社交媒体和教学平台上大力宣传重新开放校园的计划,挨个给学生家长打电话、发短信。他们还召开全校家长会,在线直播校园和课堂实景、介绍学校的安全防范措施,让家长们知道孩子的一天如何度过。

  “我想让家长们知道孩子在学校里经历了什么,让他们放心。”托马斯说,“他们想了解的其实是我们的安全防护已经做到位。”

  据《爱尔兰时报》报道,为迎接新学期,爱尔兰的学校普遍设有课桌隔板,并严格执行保持社交距离、勤洗手等规定。中学生上课必须戴口罩,小学生则不作要求。窗户在上课时半开,课间休息时完全打开。家长接送孩子时不能在校外扎堆儿,每个学生在校车上都有专属座位。小学校车以正常载客量运行,中学校车载客量减少一半。中学生在等车和坐车时都必须戴口罩。

  “艾瑞卡灯塔”是美国一家关注青少年抑郁症的教育服务机构。其执行董事布兰登·康姆斯对《芝加哥太阳时报》表示,学校、家长和学生应该认识到,在重新开放校园这个问题上,人们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,要准备好迎接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。“尤其是学生,他们经历过创伤,需要时间治愈”。

上一篇:南印度洋深海罕见鲨鱼新种:盾尾鲨体长仅03米(1)_科学探索_光明
下一篇:没有了

主页 | 时政 | 国际军事 | 警法专题 | 公益 | 无人机 | 狐度 | 数字之道 | 知世 | 神吐槽